加入收藏
邮箱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演讲内容

我读《斐多》

来源:湖北人大网 www.hppc.gov.cn   时间:2014-08-25 15:53:40   [收藏] [打印] [关闭]

秘书处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一本书,柏拉图的对话录之一:《斐多》。它描绘的是哲人苏格拉底就义的当日,与其门徒关于正义和不朽的讨论,以及饮鸩至死的过程。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被雅典当局抓捕,并以腐蚀青年的罪名被判处死刑。他可以逃走,可以沉默,但他为了理想和信念,甘愿接受莫须有的刑罚。他就义前从容不惧、与学生们侃侃而谈的情景,令人钦佩。

书虽薄,却极有分量。在西方文化中,论影响的深远,几乎没有另一本著作可以与之相比。公元前六世纪左右,是人类智慧的发端时期。而古希腊思想萌芽的前苏格拉底时代,又可以说是人类理性思想的启蒙期。这本书大概是文学史上第一次如此透彻地描述一个将死之人的心理状态,也是哲学史上伦理学的开端。隔着两千四百多年的光阴来看这本书,是一次非常特别的阅读体验。

苏格拉底在临死前和学生们对死亡和生命的本质进行了一番探讨和求证。他采用逻辑推理的方法,试图以严谨的理性来论证生死问题。他善用发问的方式来引导学生。有时他们心里并非完全信服,但如果遵循苏格拉底的逻辑,其论证过程又似乎无懈可击。那些一环套一环的论证,展示了西方哲学中渊源已久的逻辑之美和理性之光。

看完这本书,我有两点感想。

首先,面对死亡,苏格拉底并没有所谓大无畏式的盲目乐观。他的视死如归,建立在清晰透彻的思考之上。他认为死亡是灵魂和肉体的分离,而作为一个热爱智慧的哲学家,肉体反而是追求智慧的障碍。肉体有欲望,需要供养,因此产生烦恼、恐惧,导致无知、愚昧。真正的哲学家,是最急切地要脱离肉体凡胎,解脱灵魂的。

德国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曾说,死亡是最本己的、无所关联的而又无可逾越的、确知但却不确定的可能性。生是偶然,死是必然。不能深刻地认识死亡,必然不能深刻地认识生活。本书的译者是杨绛先生。杨先生在女儿和丈夫相继离开自己之后,以九十多岁高龄,动手翻译此书。关于生死问题,在她,是借翻译来沉思,在我,则是在阅读中体会。思考死亡永远是活人的事,它促使人们重新审视生活与生命的意义,让有限的个体生命思索怎样才能达至无限。

对于苏格拉底来说,达至无限的方式就是尽力完善自己,尽力追求智慧。他一生追求真、善、美,甘愿为之放弃生命,这也是他作为哲学家超越自身生命的意义所在。他的确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善良、最正直、最有智慧的人。

第二,关于苏格拉底进行探讨和求证的方式。虽然从现在的科学视角看,他的大部分结论可以说是荒谬的,但本书的可贵之处是展示论证的方法而非灌输结论,通篇散发着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其中的型相论和分有说,是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阐释自己的哲学思想,可以说是形而上学的重要篇章。重要的不是结论,而是理智思辨的过程。这才是本书的更大价值。

先哲们探寻的方式,思维的方向,思辨的过程,由后人一步步继承、累积、沉淀,成就了西方以理性、思辨和对真理永恒求索的文明,进而构建了现代文明。从这个角度来说,苏格拉底和马克思之间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回溯到人类文明的上游,有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想,这是我阅读哲学史的意义所在。

康德曾说: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愈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愈使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增无减的景仰和敬畏,那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哲学的魔力,就在于总有那么一时半刻,它能让你从常识和经验中抬起头来,从欲望中解脱出来,从个体中超脱出来。

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未经省察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谨以此,与在座各位共勉。

20146

图片新闻